[轉載]換掉的舊手機號會不會泄露個人信息?工信部這樣回應

(作者: 文章來源:www.easyaq.com 發布日期:2017-05-10 瀏覽數:)

原文來源:https://www.easyaq.com/news/780529602.shtml

       手機號碼已經成為越來越重要的個人標識,也成為移動互聯網用戶最重要的安全堡壘。建立與之相對應的信用、安全體系,需要電信、金融、互聯網行業共同推動碼號資源信息、信用的共享機制。
    2017年5月8日,工信部旗下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在京牽頭發起碼號服務推進組,并成立了碼號資源共享平臺。該平臺計劃通過推動移動互聯網、金融、電信運營商等領域電話號碼應用、資源的信息共享,以解決困擾各個行業和消費者很久的“二次號碼”、“新號段推廣”等難題。
    工信部推碼號資源共享平臺 共治“二次放號”難題
    二次號碼是電信行業近年來頻繁出現的問題,經常有消費者發現自己剛剛辦理的手機號碼被標記為“騷擾電話”,或者在熱門互聯網應用注冊時發現已被使用,用戶無法注冊。此類問題已經成為投訴熱點。
    根據《電信網碼號資源管理辦法》規定,碼號資源屬于國家所有,為了提高碼號資源利用率,未辦理停機保號業務且停機超過3個月以上的手機號碼,監管部門需要回收并再次利用。但是,該號碼此前在移動互聯網上的使用行為并不能在回收的同時進行清除。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此前被手機助手標記過的信息、在各大互聯網平臺注冊的資料,在手機號重新使用后,依然伴隨著新用戶。
    更夸張的是,此前還有用戶使用新辦理的手機號,通過“找回密碼”的方式登錄到陌生人的支付寶、微信。據了解,目前微信已經通過技術手段解決這一“漏洞”,但仍有大量互聯網公司被此困擾。
    二次號碼成“牛皮癬”難題
   “2016年全年,中國聯通二次號碼投訴量達到16855起,平均每月1400起左右,”推進組成立會議上,中國聯通市場部終端與號卡處高級業務經理李海燕表示,“二次號碼是用戶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當然,實際受影響的用戶數可能遠高于此。李海燕在會議上介紹:“中國聯通施行‘首問負責’原則,員工會在用戶提出問題的第一時間受理并協助解決問題,很多用戶問題不會統計到投訴中。”

       值得一提的是,被投訴的不只是運營商。提供手機號碼標記的互聯網公司也被大量投訴,一位安全公司人士告訴記者:“因為標記信息有誤,手機助手的投訴率高達36%,其中也存在很多二次號碼產生的問題。”
    但是,無論互聯網公司,還是運營商,均無法有效解決二次號碼問題。以中國聯通為例,由于無法掌握用戶在各類應用的注冊信息,聯通只能在收到用戶問題咨詢后,第一時間聯系對應的企業以求解決問題。但是,聯通需要耗費大量人力聯系眾多互聯網企業、金融企業,而很多企業往往不在官網預留聯系方式,聯通客服很難聯系到后者進行協調,最終只能通過“給用戶換號”的方式進行處理。但是,對于號碼已經使用了一段時間的用戶而言,“換號”方案難以接受。對于一些用戶投訴嚴重的手機號,運營商也只能進行持續“凍結”,不利于碼號資源的回收利用。也正是因此,二次號碼被稱為運營商的“牛皮癬”問題,難以根治。
    當然,無法了解手機號碼是否被回收的互聯網公司,大多沒有能力做出應對措施。根據目前的公開信息,僅微信通過終端輔助判定解決了這一問題,當用戶的登錄終端,登錄時間、登錄地點均出現嚴重偏差時,微信會觸發保護機制,并利用更多信息驗證登錄者身份。不過,大多數互聯網公司并不具備這一能力。
    
推進資源共享
    值得一提的是,在電信行業內部,二次號碼問題并不存在。手機號在凍結回收之前,往往也會開通運營商的郵箱、音樂、閱讀等增值業務,但因為內部數據共享,在手機凍結回收期間,該手機號開通的業務也會隨之解綁或者注銷。
    2016年10月,中國聯通構建了二次號碼信息比對分析模型,并且將系統對外開放,目前已經介入10家企業,累計調取信息3000萬條?;ヂ摼W公司能夠及時獲取碼號數據回收信息,并將對應數據、應用進行注銷、解綁,二次號碼難題將迎刃而解。
    但是,如果想同時對接國內三大電信運營商,40多家移動轉售企業,以及成百上千家的互聯網企業,只有依靠官方第三方平臺,即“碼號資源共享平臺”。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技術與標準研究所高級項目主管孟然在會議上介紹,目前該平臺已經有部分信息共享工作開始進行,未來將推動更多信息共享。
    這一共享平臺能解決的不只是二次號碼問題。當互聯網公司發現和攔截詐騙、騷擾電話時,這些數據也可以第一時間通過平臺傳遞給運營商進行碼號凍結處理,這將大幅提高電信詐騙的防治效率。
    與此同時,該平臺還在推進手機號、身份證、銀行卡號匹配驗證。如果能夠實現銀行卡、手機號與同一用戶身份進行匹配驗證,銀行卡盜刷風險將大幅降低,打擊絕大部分通過第三方支付綁卡盜刷的行為。
    此外,信息共享也可以大幅降低國家碼號資源的推廣難度。以往,國內每次開放新號段,三大運營商都需要與各大銀行、公共服務部門溝通普及該新號段,推廣成本較高。此前,17號段開放時,移動轉售企業因未開展上述推廣工作,其手機號均無法接收銀行、互聯網公司驗證碼,極大阻礙了業務推廣工作。而該平臺成熟之后,新號段推廣時,運營商、企業均可以同一時間獲悉信息,并同步進行業務部署,大幅降低了業務推廣難度。
    不過,目前的難點在于,如何盡快推動電信、互聯網、金融行業的信息共享工作。
    一方面,除中國聯通之外,電信、移動碼號資源往往儲存在各省公司,平臺需要接入數十家省公司的數據資源才能完善信息,加上40多家移動轉售企業,該平臺需要對接近百家運營商。
    另一方面,互聯網公司往往更樂于索取信息而非對外共享,這也許會成為未來碼號信息共享的痛點。

168彩票网